梁建章:隔离的经济账

这一流行病现在正进入一个关键阶段,它不仅是一个经济账户,也是一个生命账户,因为这些不利因素的出现将反过来影响一个国家的预期寿命。

我们可以研究历史数据,每个国家来分析人均GDP之间的预期寿命和关系。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在较高的人均国民收入,这是平均寿命会更长。因为富人更能够和愿意投资于医疗保健,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治理,从而降低死亡率的同时,增加平均寿命。根据在这方面的研究,在一般情况下,人均收入每增加一倍,其他条件下基本上相似的情况下,人的平均寿命将增加1--3年。就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随着中国人均收入的增加,中国的平均预期寿命稳步提高。我们可以量化这种计算,保守估计,人均国内生产总值50%的效果,平均寿命将逐年减少半,所以从数学上讲,人均GDP每下降1%,寿命会降低了约10天。

我们还可以通过经济学中的“生命价值”理论来检验这一假设。 在经济学界,“生命价值”是一个相对成熟的概念,指的是一个社会愿意花多少钱来增加预期寿命。 有些人可能会反对这样的观念,认为没有必要计算生命的价值,当然生命是无价的。 道德上来说,这没错。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无论是工作生活、企业管理还是社会管理,都必须在降低死亡风险和成本方面追求一种平衡。 至于如何找到这个平衡点,科学合理地计算生命的价值是必要的,虽然这看起来有点无情。

例如,井下矿工和超高层建筑等工作往往意味着比其他工作更高的死亡风险。如果纯粹是为了降低死亡风险,似乎这些工作应该被淘汰。然而,在实践中,这不仅会增加整个社会的失业率,而且会影响相关工作的正常进展,最终可能由整个社会承担。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引入一种制度来加强相关工作的劳动保护,市场给这些工作更高的工资回报,并最终通过允许高风险工作获得收入溢价来实现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平衡,这是更合理的。

企业和政府在提供运输和交通基础设施,还需要的各种模式,实现风险和成本之间的平衡。例如,在道路设计的政府,如果车道做多一些,或者设立专门的非机动车道,或更宽的人行道等,降低死亡率交通事故。但很显然,并非所有道路都有这样的设置。由此可见,设计师忽略它的安全?这不是真的。作为一个设计师,如果不考虑设计成本,看似万无一失的方式来花10十亿打造,很可能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做出来的,这样的人就没有出路。因此,对于这样的建设项目,政府出台的安全标准是必须保证的下限执行,但如何在端盖,或交给设计师来做出自己的决定。

那么降低死亡率值多少钱? 还有一种对生命价值的隐含平衡。 事实上,长期以来,经济学家一直根据国家数据计算生命的经济价值: 平均而言,发达国家的生命价值是人均 gdp 的10至60倍。

假设生命值按人均GDP的30倍计算,一个人的生命值按80岁时的3万天左右计算..

它可以通过比较不同国家的结果,超过人均预期寿命的推断基本GDP被发现。

让我们回到传染病。 根据过去的流感数字,流感的感染率不会超过总人口的10% ,如果没有广泛的强制隔离,在传统的控制措施下,一般死亡率将为0.2% ,那么整个人口的死亡率为万分之二。 如果死于流感的人的平均预期寿命是60岁,而整个社会的平均预期寿命是80岁,那么每个死于流感的人的预期寿命就会缩短20年。 以每一万人中有两人死亡的速度计算,世界已经失去了20年 x 每一万人中有两人死亡,也就是说,每一万人中有四人死亡,也就是大约1.5天。 所以平均来说,一场流行病,会对整个人类社会产生影响,相当于预期寿命缩短了1.5天。

有了这一基本判断,就有理由考虑什么样的公共社会政策。如果每个流感患者,即10%的人口,被隔离14天,与他们有密切接触的家庭成员必须被隔离(占人口的20%),他们将在此期间失去30%*14/365=1%的GDP,因为他们几乎不参与财富创造。如上所述,GDP下降1%实际上会逆转整个社会的健康、基础设施和环境治理,人均预期寿命减少约10天,远远超过流感造成的损失。因此,仅仅依靠完全隔离来治疗流感是不合理的,因此没有任何国家或社会会采取措施来隔离所有患有流感的人。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上面的计算有点危言耸听,但实际上,我们还没有计算操作的隔离,所以很多人需要消耗的巨额成本,以及支付迁移限制成本。如果更悲观的态度来计算,则降低GDP可能不是1%,但10%甚至更高,这会导致平均寿命100天以上缩短,在生活方面的实际损失,甚至可能达到流感本身的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数量。

当然,如果在流感爆发的早期阶段,隔离措施能够控制非常小的流感地区,比如1%的人口,或者只有一两个城市,这可能是值得的。但一旦达到临界点,如果扩散到10%以上的人群,隔离病人和密切接触的成本就会更大。

目前的流行与以前的流感不同,因此死亡率、感染率和隔离人口比例等参数不同,大部分数据还有待观察。然而,经济对预期寿命影响的计算逻辑也是如此。

疫情面前,目前全社会从上到下的建立不惜一切代价要赢得这场战斗的决心。这种判断无疑是正确和必要的,我们也相信,胜利必将属于整个人类。然而,通过上面的计算,希望全社会能够得以实现,而“不惜一切代价”的理念下,坚持,我们要争取各种“成本”降到最低,而不是让它继续扩大。

我们需要一种科学和理性的态度,来找到控制和消灭这种流行病的最佳方法。 除了新的肺炎,还有一些疾病,如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威胁着人们的生命。 我们需要考虑到各种社会和医疗资源,找到一个最有利于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的平衡点。 至于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秩序,也是每个人生活的重要基础,各方都应该努力把这样做的成本降到最低。

添加新评论

昵称
邮箱
网站